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996444.com >

回归常识: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影片文本细读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01-11 点击数:

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剧照。

(三)反程式:毕赣信赖,既然有这“人尽皆知”的类型程式作为后盾,就能够任意地决定呈现与否。拿捏可见与不可见显得有点任性,虽说毕赣并不否定。比喻,既然罗?武注定要杀左宏元,观众就不必要看到他行凶的动作;既然万绮雯必定会恳求罗?武杀左宏元,造作也就不用给出任何公道的理由。然而毕赣还是善意地设计了少年好友白猫这个角色,罗?武好像间接害白猫被左宏元杀害,所以杀左宏元至少有一个情激念头在里头;再稍稍暗示罗?武如何迷恋万绮雯(因为她像他母亲),就更加公平了。因而,本来在类型结构中,杀人举措属于某种偶然性,在这里倒成了一定。原本偶然性带来的厌世感,在这里成就了罗?武的双重爱恋:恋人与恋母。

概观

(二)程式:按毕赣的说法,本片套用了“黑色电影”的类型框架。不过,一般来说,玄色电影大抵属于“风格”而非类型,毕赣显然不是学者,他的误读也将带出出人意表的显现方式。总之,按他的理解,这种“类型”应包括一位善良的男主被一位有神思的女主魅惑,后者个别都会让前者(不管出于什么动机)去干掉一个人,并且,善良的男主确实会(为爱)照做。很显然,黄觉饰演的罗?武是仁慈的男主,汤唯饰演的万绮雯则是那个蛇蝎女人(在黑色片子中常将femme fatale翻译成蛇蝎美女,但也暗含着这个女人“注定”与男主相遇的意思),而陈永忠饰演的左宏元自然就是那个要被干掉的人。

(一)构造:作为字卡的片名将影片工整地所有为二,这一作法类似马来西亚导演杨毅恒2017年的作品《阿奇洛》,不外后者在片名之后将视角从女主转为男主,前半的线性叙事到了后半则成了破碎的意识流手法。毕赣在这部估算高出《阿奇洛》500倍的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不改变视角,而是转变了“质地”,前半粉碎但时间相对坚实,后半(透过一镜到底)连续但时光觉得形象。

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不会成为毕赣最后的电影,但难保不是他最后一部艺术片。在超级营销团队的支持下,首日票房超过2.5亿,保障了他未来商业电影的道路。然而,在这部新鲜度淡化、形式感削弱但技能面提升、亲切感加倍的第二部正式长片中,切实可能嗅到他转型的味道。